这一印刷巨头再次遣散员工近2000人被抛入寒冬!

  2018年10月18日,东莞永洪印刷发出第二封裁员公告,宣布对所有员工进行遣散,并将以“N+1”的赔偿方案进行经济补贴。事实上,早在一个半月前的8月底永洪印刷就发出了第一封裁员公告。但当时公司仅宣布停止印刷科的生产运营。可见,尽管这一个多月永洪一直在积极扭转局面,但现实却十分不乐观,公司订单严重不足,实在难以为继。这家由香港永洪集团于1991年投资兴建的印刷大厂,拥有着无比辉煌的过去,已成功走过了近30个年头,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,真让人惋惜!这也足以见得当下实业老板之艰辛!

  2018年10月18日,在经历了一个半月的苦苦挣扎后,1800人大厂东莞永洪印刷有限公司无奈发出了第二封“裁员公告”。相比于第一封的仅仅裁掉印刷科的同事,这封却是针对全厂所有员工的遣散信。

  “因传统印刷业正向数字化印刷业转型,且目前中美贸易摩擦持续不断地影响国内进出口贸易,导致公司生产经营严重困难,公司现有订单无法满足公司员工平时工作时数及加班实数的需求,从而直接影响到每位员工的工资收入。

  据此,现公司特将上述情况告知各位员工,各位员工可以考虑对自己的职业做出新的选择,从公告之日起,如果您决定选择离职,公司将尊重并同意您的决定,同时将按照“N+1”的标准给予您经济补偿。”

这一印刷巨头再次遣散员工近2000人被抛入寒冬!

  ”自2018年9月1日起,东莞永洪印刷有限公司将停止印刷科的生产运营,所有印刷科同事将解除劳动关系。”2018年8月28日,东莞永洪印刷有限公司向内部发布了这份公告:

这一印刷巨头再次遣散员工近2000人被抛入寒冬!

  被业界普遍忽视的一个细节是,除了东莞基地,永洪在国内还曾有其他布局:1995年在上海建厂,2000年扩大投资;2008年,成立江苏永洪。其中,上海永洪已经于2015年前后完成清算后注销;江苏永洪则貌似发生了股东变更,于2014年更名。

  由此看来,永洪缩减,其实是一个持续而有计划的过程。它的起点很有可能是在2010年左右,永洪发展达到高峰之后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永洪集团拥有“世界三大标签印刷生产商”的荣誉称号,并且做到了全球500强。永洪集团1980年成立于香港,旗下有宏渡公司(SHORETOSHORE)、雅达公司(ADAPTLTD)、尚意实业有限公司(ARDAINDUSTRIALLTD)、特想集团,全球建有二十多个分支机构。永洪在国内乃至全球都是具有强大影响力的印刷企业。

  而东莞永洪印刷有限公司是该集团于1991年在东莞成立的内地第一个生产基地。东莞永洪是集设计、印前制作、印刷、加工、完工于一体的全方位的大型印刷企业,位于东莞樟木头裕丰工业区。注册资本三亿零八百万港币,厂房占地面积3万平方米,拥有员工1800多人。经营产品多元化,包括有彩咭、贴纸、3D立体胶片、彩色印盒、成衣印唛制品等。

这一印刷巨头再次遣散员工近2000人被抛入寒冬!

  不可否认的是:东莞永洪的确曾有过辉煌的过往。这一点在公司对高端设备的投入上体现的尽致淋漓。早在2003年12月,永洪就高瞻远瞩向德国高宝公司购进2台数码印刷机,成为了亚洲第一家拥有高宝数码印刷机的公司,这一举动可谓相当有超前意识。

  据“印刷企业家”统计,永洪集团一度拥有26台高宝印刷机,也是“世界上最大的高宝印刷机的用户”。高宝印刷机以高产能闻名,保守一点估算:假如一台印刷机一年能创造1500万元的营收,一年就有近4个亿。何况,永洪还有其他品牌的的胶印机和多台数码印刷机。作为主力生产基地,东莞永洪的高宝印刷机数量最多。

  掌门人坚定地认为数码印刷是公司转型升级的方向,既让永洪先人一步把握了机会,也给它带来了一定的风险。对于新技术近乎激进的投资方式,或许就为永洪日后的发展埋下了一颗“炸弹”。

  2003年12月,向德国高宝公司购进2台数码印刷机,成为亚洲第一家拥有高宝数码印刷机的公司。两台高宝Karat数码印刷机于2005年正式安装。

  2012年,永洪宣布引进惠普Indigo10000数码印刷机,成为全球首个惠普Indigo10000测试用户。东莞永洪印刷有限公司还专门建立了一个200平方米的房间,用以测试和展示这款数字印刷机。而那时,东莞永洪印刷有限公司的数字印刷部门已经占据了近1000平方米的用地。

  2016年,东莞永洪印刷有限公司订购了LandaS10单张纸印刷机,使用该设备实现中长版折叠纸盒工序的数字化,同时也成为Landa数码印刷机在中国的第一批买家。

  从以上种种来看,永洪的投资风格偏于激进。而且,对争当各个机型的“第一个客户”似乎情有独钟,敢为人先的霸气侧露无疑。

  这或许与当家人的风格有关。作为资深印刷人,永洪董事长刘绚强在新技术使用上有着超乎常人的胆略。在一次接受采访时,他曾戏称:从CTP、CMS、CIP3、CIP4到JDF,总是率先使用的永洪就像是做实验的“白老鼠”。在永洪内部,承担着先行先试角色的东莞永洪则是“白老鼠中的白老鼠”。

  举个例子。永洪早在2000年就采用了CTP技术,可谓是国内印刷企业的第一拨。2005年,永洪又抛出大手笔,一次性订购9台CTcP设备,被媒体称为:创造了“中国最大CTP订单”。问题是:作为一种过渡性的CTP技术,CTcP在国内一直不温不火,应用并不理想。

  在新技术上略显激进的投入,既可能让永洪先人一步把握机会,也给它带来了一定风险,但刘绚强不为所动。他曾说过这样一段话:“我们投资了不少的金钱去计算机方面,也曾买过不少机器,即使是做错了决定买了不合用的机器,但都能得到经验,从错误中学习。没有试过的话,又怎么知道结果。”